EN [退出]
宝应>中国新闻

_南理工实验室爆炸受伤民工:我们拆房校方知道(图)

2017-10-22 03:39

谷勋海左腿伤势较重记者顾元森摄

4月30日,南理工一处废弃实验室发生爆炸、导致施工民工1死3伤。5月1日,南理工公布校方调查结果,称实验室爆炸是因工人私自撬开实验室,盗拆金属引发的。昨天,受伤民工对这种说法矢口否认,坚称他们并没有盗拆。目前,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事故。

一名工人还没脱离危险

昨天中午,在四五四医院重症监护室外,受伤民工池怀泽的家人望着紧闭的大门,神情悲伤。“我哥哥已经动过手术,医生说还没有度过危险期。在受伤的3个人当中,他的伤势最重。”池怀泽的弟弟说,哥哥右胳膊、右腿受伤较重。

另外两个伤者,谷勋海左腿受伤较重,双眼视力下降,并伴有耳鸣,程恒州头部受轻伤。

目前,校方与医院协调过,3名民工的医疗费有了着落。“现在政府部门介入调查了,我们什么也不懂,听政府安排吧。”谷勋海说。

受损居民小区

开始修复门窗

昨天,南理工火化工试验场门口有门卫守着,不准外人进入。在爆炸中,受损最严重的是清新家园小区3、4、5栋住户。昨天下午,已经有工人在居民家里安装新门窗了。小区物管工作人员说,南理工联系了两家专做门窗的店,维修住户家受损的门窗。小区受损住户有100多户,受损程度较重的有十多户。门窗修好后,在宾馆过渡的几户人家就可以回家了。

有少部分住户家中墙壁出现了裂缝,南理工准备安排专业人员到现场查看,以确保安全。至于业主提出的补偿要求,“现在还没谈到这一块,毕竟最重要的是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,把门窗、玻璃修好再说。”

在爆炸现场南侧的一家汽车4S店,工作人员说南理工已经派人核查过,“主要是门窗受损,还有一些飞溅物落到车上,车子轻微受损。我们先找人维修,然后拿票据找南理工。”

受伤民工说:

我们拆房,校方是知道的

“昨天,南理工发布消息说,是施工工人私自撬开实验室的门,到里面拆金属。这不就是偷东西嘛!我哥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。”池怀泽的弟弟说,他问过谷勋海、程恒州,他们也说只是干活的,不敢私自撬锁到屋里拆东西,“这件事一定要搞清楚,因为这牵涉到后面的责任问题,还有赔偿。如果真的认定是工人私自撬锁盗拆,我们不但不能向学校讨说法,学校还会反过来向我们要赔偿呢!”

躺在病床上的谷勋海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他们4名民工都是具体干活的,进出南理工(火化工)试验场都是由一名姓张的人带领的。“学校里面二道门查得很严,张老板带着我们,门卫才让我们进。”他说,他们在试验场已经拆了四五天,不但拆实验室外面的车棚,还拆实验室里的铁罐和铁管子。“张老板让我们拆哪,我们就拆哪。”他说,其实在事故发生的前一天,他们已经在实验室开始拆了。至于实验室的门是谁开的,谷勋海说,张某带他们到实验室时,门就是开着的。

“出事3天前,我们在拆的时候还发现了几颗子弹。第二天,我们把子弹交给了学校门卫。”程恒州说,因为这件事,学校里有两名领导还到了现场,这说明学校是知道他们在试验场干活的。现在学校说工人私自进入实验室,这不是事实。

程恒州与谷勋海称,带他们干活的张某没有和他们签过合同,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试验场里面有爆炸的危险,只是让他们注意防火,“因为我们用气割,有可能会烧到草呀什么的。”他们说,出事后,张某被警方带走了解情况。

“我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干活呀,小张已经没了,我们三个还躺在医院。可现在学校说我们是盗拆实验室,这不是冤枉我们嘛!”程恒州情绪激动,说着说着,又低下头,眼泪流了下来,“出了事,学校不能把责任都推给我们呀!”

当前文章:http://qpjti.szielang.cn/article/20171014/ozoj1a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2 03:39

曼联足总杯赛程  滑动门厂  日本告白电影 结尾用意  塘厦人才市场在哪里  腾讯金牌网吧代理  端午节的风俗  嫡长孙  株洲市教科院 首页  七星彩高手论坛交流区  湖南交通违章查询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南理工实验室爆炸受伤民工:我们拆房校方知道(图)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潮汐表_面向对象的好处